對權威的反思
我在實驗學校的日子

在實驗學校的所見所聞——對權威的反思

到實驗學校後,我觀察這裡的老師們,都跟孩子一起排隊、一起討論,就連想糾正孩子的行為,老師都還會詢問孩子的想法,確認後才說教,跟傳統教育的老師會吼罵學生,有很大不同。

 

不可否認的,體制內也有很多充滿愛心、耐心、教學熱忱的老師,但是對於從體制內出來的我,確實看過很多老師用權威恐嚇來打壓、控制學生。現在已經很少有會打人的老師了,因為教育部提倡不體罰,學生地位高漲,動不動就去檢舉、向教育部投書,所以現在的老師幾乎不打人。但是為了要管理學生,要每個人都遵守體制內的規範,很多時候不得不用威權、恐嚇來約束學生。畢竟對於有課程、進度壓力的體制,這樣的方式是最快的。

 

今天跟其他老師討論到敢反抗老師的孩子,老師提醒我去思考,老師把所有人叫進來評斷孩子是非,這件事是否是權威。很多孩子會屈服於權威、會害怕,但是敢反抗的孩子他很特別的地方是他不會屈服。這是很珍貴的地方,這也可以讓我們大人反省自己。

 

是啊!大人們常常用自以為正確的方式教育孩子,但是有注意過這樣的方式是不是正確、是不是權威、是不是恐嚇、是不是命令。我們很少會去注意這些,所以我們常覺得孩子在跟我們作對,都不聽話、叛逆、教了這麼多次都不會,其實是大人用了自以為正確的方式對待孩子。

 

這就可以回溯源頭,也不能完全怪罪大人,我們的上一代也是這樣教育我們,所以我們的頭腦資料庫裡,遇到這樣的狀況,應該也要用這種方式來對待他,就忽略了這其實也是讓我們不舒服的方式,我們被如此對待時是有不好、不舒服的感受的,我們忽略了這些感受,一味的只覺得也該這樣的對待孩子。

 

我自己在跟小豹的互動中,常常受到這樣的省思,我的父母是權威的父母,在教育我們的過程,打罵是家常便飯,他們會覺得小孩犯錯就應該要給他”痛”,沒有痛的感覺,他們不認為有”教育”到子女。我相信這種作法,大概不只我的父母會這樣,很多父母、大人、甚至是老師(教育工作者)都有這樣的想法和做法,可是這樣想法的是對的嗎?只有這樣做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?

 

孩子也許會因為害怕痛的感覺而屈服你,變得聽話,但是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他們會發展出你看不到得伎倆來躲避你的懲罰,例如說謊、與你疏離、做表面……,試想,孩子出現這樣行為是你樂見得嗎?當你發現孩子對你說謊,你開心得起來嗎?你的孩子有秘密不會告訴你,與你很疏離,你會很開心嗎?

 

很多用權威教育得子女,到了青春期,他們開始發展出自我意識的時候,大人開始發現你搞不懂孩子的想法了,想要他坦開心胸跟你談心,當他說了實話,你又對他的想法行為產生批評,他又為了保有自我,最後還是選擇對你引滿、做表面,父母又開始不懂自己的子女。就這樣不停得輪迴。

 

所以我對於今天能跟老師談論到孩子不聽話行為,老師認為是他很珍貴的特質,我感到很感動。

 

可是我們該如何去做呢?這是我常常問自己的問題。老實說,要脫離成長中父母給我的教育方式的桎梏真得是好難,我總是花好長的時間來教育自己,特別是當了父母,想要給孩子正確的教育得時候,真得是很深腦筋的、很用力得想掙脫舊有的自我,要重新成長。

 

我現在跟著實驗學校的老師們實踐著用尊重、開放的態度看待孩子們,其實每個孩子的行為背後都有原因,與其用權威壓制他,倒不如先好奇的了解他,孩子很單純,當你對他產生好奇時,他們就會將想法一傾而出,你會發現他們的想法是可以被理解的,或者是他們的想法中哪裡是需要調整的。

 

我想,意識到這個教養方式不正確,我想要改變這個想法很重要,因為唯有先意識到問題,才有機會去改變,但是現在人生活型態、步伐需要快速,很少能靜下心來思考也,更遑論去意識這樣的教育方式不對,這樣的想法。所以,在忙碌的生活慢一下腳步吧!多去思考自己與孩子的關係,還有要怎麼做會更好,多與人談論,有了這樣的想法和做法,離正向教養的方向就不遠了!

一位愛孩子的媽咪,也是一位老師。生了小豹小虎以後,陪著他們成長、探索世界,體會每個孩子的天賦不同,學習方式也不同,不該用同樣的方式對待,教育也該有所選擇。開始尋找適合孩子的教育方式,希望每個孩子用適合的方式成長,長成屬於自己的模樣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